浙江体彩6+1开奖号码
首頁》評論
聚合經營應承擔法律責任嗎
2017年05月16日    [ ]   來源:

聚合經營是近幾年引發業內強烈爭議的一種經營方式。所謂聚合,當然是指內容聚合,是通過非授權方式獲得他人作品資源并向用戶提供的一種經營方式。

所謂聚合平臺,是對那些專門提供某一類作品集合的客戶端播放器的統一稱謂。目前網絡上的聚合平臺基本上都是播放器平臺。客戶端播放器包括PC端、APP端和OTT端(機頂盒和網絡電視)等幾大類。現在使用PC端播放器的情形已經很少見,而使用APP端播放器的則越來越普遍。

目前網絡上經營型的播放器平臺基本上分為兩大類,其中有門戶網站和專業網站經營的客戶端播放器,如愛奇藝播放器等。它們通過集中推送自有的和以授權方式獲得的某一類作品資源,以吸引和培養特定的用戶群體。這種播放器并不是我們所說的聚合平臺。只有那些自己沒有版權資源,但為了維持經營需要,通過非授權方式聚合他人作品資源的播放器,才被業內視為聚合平臺。

聚合經營有先天性違法經營基因

在現有的技術條件下,聚合平臺通過吸引用戶上傳或主動鏈接等方式,可以非常便捷地聚合網上的各類作品資源。既不需要經過許可,亦無須支付版權費用,屬于典型的拿來主義和吃百家飯方式。這本身就帶有先天性的違法經營基因。

授權使用是著作權法的一項基本規則。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使用作品必須經過權利人許可。未經授權即為侵權。以此規則衡量,這種非授權方式的聚合,實質上是侵權使用作品的代名詞和同義語。

根據2016年6月北京網絡版權監測中心對10家APP端、OTT端聚合平臺的跟蹤監測和調查比對結果,這些平臺向用戶提供的作品至少70%以上是未經授權的。其中,一家新聞類聚合平臺的正版率最高,約為70%以上。兩家音樂類聚合平臺的正版率均在50%以下。目前正版率最低的是視頻聚合平臺。3家APP端視頻聚合平臺和一家微信公眾號平臺的正版率基本為0。一個OTT端視頻聚合平臺的正版率在50%—60%之間。值得注意的是,這家OTT端平臺本來擁有一部分合法的作品資源,同時也經常通過非授權方式聚合一部分其他視頻網站的熱門作品資源,以維持自己的用戶流量和市場份額,這在聚合平臺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聚合平臺需根據性質確定法律責任

明確聚合平臺的性質,對于確定其法律責任意義重大。若聚合平臺是一個內容服務平臺,它就應該承擔內容服務商的法律責任。若聚合平臺僅僅是一個技術服務平臺,它就不應該承擔內容服務商的法律責任。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但在司法實踐中卻顯得頗為復雜。每當遇到版權糾紛,聚合平臺往往都以技術服務或“避風港原則”為其行為辯護。而司法機關對于這個問題的認識也不盡一致,僅舉兩個典型案例供大家分析。

快播播放器和快看影視都是以移動端播放器方式運營的視頻聚合平臺。它們都是通過非授權方式聚合他人作品資源,以深度鏈接方式向用戶提供作品。

2016年1月北京市海淀區法院對快播播放器一案的公開審理中,該服務商堅稱快播播放器是一款提供鏈接服務的播放軟件,自己只是一個軟件開發商或技術服務商,不應承擔內容提供商的法律責任。但實際情況是:根據快播播放器官網2012年6月發布的信息,該播放器已被下載7.5億次,經常用戶已達數千萬,累計用戶達到2億多,是當時國內經營規模最大、使用頻率最高的視頻播放器之一。根據調查的結果,2013年快播播放器的廣告和會員費收入為1.4億元。2013年6月用戶通過快播播放器可以在線收看的影視作品大約有5萬部。其中絕大部分是未經授權的作品。

2014年5月26日,深圳市市場監管局以快播播放器未經許可,擅自向公眾傳播他人影視作品,侵犯權利人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予以行政處罰,罰款2.6億元。這是中國版權保護史上開出的最大罰單。2016年9月13日,海淀區法院一審判決快播播放器主管人員王欣犯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罰金100萬元。

事實最終證明,快播播放器是經營性的內容提供平臺。利用播放器窗口向用戶提供作品,與利用網站形式向用戶提供作品并無本質區別。依據著作權法,除法律另有規定外,通過信息網絡傳播他人作品,應當遵守授權使用規定,擅自向用戶提供未經授權的作品,則須依法承擔侵權責任。

2016年年初,海淀區法院在對快看影視一案的審理中,該服務商雖然不否認采取技術措施直接抓取并向用戶提供作品的事實。但辯稱這只是一種鏈接行為,以此來規避其作為內容提供商的法律責任。但海淀區法院強調了快看影視作為內容提供平臺的性質。一審判決其侵犯了原告方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快看影視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

2017年年初,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二審撤銷了一審判決,認定快看影視的鏈接行為不構成對涉案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直接侵犯。判決中雖未直接論及快看影視平臺的性質問題,但傳達給外界的信息是否定了快看影視是一個內容服務平臺。

跟蹤監測的結果表明,目前網絡上的聚合平臺大都像快看影視一樣,是利用播放器方式構筑的信息平臺。它們通過在線方式適時向用戶提供作品,使得用戶可以隨時隨地獲得作品,因而對用戶具有持續的控制能力,其特征無疑應屬于內容提供平臺。

近年來的行政、司法案例也告訴我們,內容服務始終是聚合平臺的主要經營業務,其主要收入大都來源于網絡廣告聯盟提供的廣告分成。即便一些處于初創時期,暫時沒有廣告的聚合平臺,其長遠預期也仍然是以獲得經營收入為目的。

快播播放器和快看影視都不是專業的搜索引擎,并不以提供信息定位服務為經營業務。它們提供鏈接服務,是為了通過其播放器窗口直接向用戶提供作品。無論從哪個角度分析,都無法否認它們作為內容提供平臺的性質。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聚合平臺聲稱其屬于信息存儲空間,應當適用“避風港原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二十二條的規定,信息存儲空間服務商在不知道用戶上傳的作品侵權的情況下,只要履行了通知移除義務,即不承擔賠償責任。但在明知或應知的情況下,則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所有的聚合平臺在以非授權方式聚合他人作品時,都明知自己并沒有獲得合法授權,主觀故意明顯,當然不能適用“避風港原則”。

(作者系首都版權產業聯盟秘書長)

作者:韓志宇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發布時間:2017511


浙江体彩6+1开奖号码 重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结果记录 明透i豆app 月圆之夜破解版 广东十一选五手机助手下载 13334香港马会开獎结果 快三网首页 澳门二十一点游戏规则 广西快三遗漏走势图 今晚平码开什么号 全天江苏快3精准免费计划